地方

養老服務業激發市場活力 提升就業能力

2019.07.05

行業發展迅速 就業容量較大

近年來,養老服務業快速發展,養老服務體系建設取得顯著成效。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發布的《2019中國大學生養老服務就業意愿調查報告》顯示,目前,養老服務業在養老機構質量監管體系建設、養老服務市場開放、醫養結合、社區居家服務模式探索、老年人照顧服務體系建設、老年人優待服務水平、農村敬老院轉型等方面均取得了顯著進步。

專家表示,養老服務業以其高需求率、高就業指數的特點,創造了幾千萬個就業崗位,就業容量很大,養老服務人才隊伍從數量到結構都有了明顯改善。

“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推進養老服務產業吸納就業的政策措施,就業水平有所提升。”浙江外國語學院社會福利研究所所長董紅亞教授表示,國家先后出臺了《養老護理員國家職業資格標準》《關于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若干意見》《關于加快推進養老服務業人才培養的意見》等一系列政策,提升了養老服務產業就業吸納水平。2016年12月發布的《關于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提升養老服務質量的若干意見》提出將養老護理員納入企業新型學徒制試點和城市積分落戶政策范圍,養老服務人才素質顯著提升。

大學生群體對從事養老服務業的就業意愿有了較為積極的變化。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發表的報告顯示:“所調查的3000多名養老服務相關專業大學生中,七成以上的大學生表示愿意從事養老服務工作,‘95后’大學生的創業意愿顯著高于以前的大學生,過半家庭對子女從事養老服務業持中立或支持的態度。”

“職業院校學生群體的養老服務技能和本領得到了有效的拓展。”董紅亞表示。國務院于2019年1月發布《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圍繞現代服務業的發展要求,明確了在養老服務業等領域擴大中高職貫通的培養規模,以“1+X”證書制度試點鼓勵職業院校學生在獲得學歷證書的同時,積極取得多類職業技能等級證書。

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就業困難人員等群體在養老服務產業得到了優先就業的政策優惠。2019年4月發布的《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進一步提出了針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就業困難人員等給予職業技能培訓和就業指導服務、社會保險補貼、職業培訓補貼、創業就業稅收優惠等一系列政策優惠,優先吸納其在養老服務產業就業。

就業缺口較大 就業質量不高

養老服務業在帶動就業成效顯著的同時,其進一步發展也面臨著一系列問題。

“未富先老使中國老齡人口消費能力不足,對經濟增長、養老服務產業發展、就業水平的提升均有一定的阻礙作用。”清華大學就業與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楊燕綏教授表示,目前,約一半的女性勞動者在50歲以前退出了勞動力市場,一半的男性勞動者在60歲以前退出勞動力市場,人們從事規范就業的時間較短,影響著老齡人口的資產結構。個人資產投資渠道少、信托欠規范、資本市場欠發達,居民財產性收入的資本利得少,依賴低水平養老金生活的老齡人群可能出現負消費傾向。

“養老服務市場活力尚未充分激發,民營企業負擔較重,制約著就業崗位的進一步增加。”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表示,民營養老院入住率不高,公辦養老院一床難求,其原因在于政府尚未對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做到一視同仁,兩者獲取資源的門檻、方式、價格都存在較大差異,從一定程度上導致民營養老院的服務價格相對較高,民營企業的積極性缺乏有效調動。

“從就業總量來看,養老服務業崗位需求過千萬,而從業人員卻不足百萬,有效供給不足,就業缺口較大。”楊燕綏表示,根據中國老齡協會的統計數據,截至2018年底,我國60周歲及以上人口2.49億人,占總人口的17.9%,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已超過4063萬人。根據測算,如果對失能老人按1:1.5、半失能老人按1:4、健康老人按1:6至1:10配備服務人員,養老服務業從業人員需求超過千萬人。目前,向老年人提供更高質量的生活照料、健康護理和精神慰藉等方面的養老服務需求尚未得到有效滿足。

“從就業結構來看,養老服務領域教育培訓層次較低,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人才供給不足。”董紅亞表示,目前90%以上設有養老服務相關專業的院校屬于高職院校,教育培訓層次亟待提升。未來,養老服務業將在融資并購中整合發展,人才需求具有精細化多元化趨勢,不僅需要提供規范、優質服務的養老服務人才,還需要大量的管理人才和技術人才。

從就業質量來看,養老服務業就業發展不平衡不充分,部分從業者在勞動生產率低、勞動時間長、勞動報酬不高、社會保障不足的崗位上就業,就業穩定性低、流動率高,高質量就業崗位不足。董紅亞告訴記者:“很多養老護理員年齡在四五十歲,到了退出勞動力市場的邊緣,從事養老護理員職業只是其外出打工臨時找的一個工作。”

“我年紀大了,沒體力做育兒和高端家政,才來照顧老人的。”一位來自陜西的養老護理員告訴記者,她感到工作壓力很大,薪資較低,休息時間也不充足。

“養老服務業就業質量不高,與養老服務業從業者的職業認知、職業保護、心理疏導和人文關懷尚不充分具有一定關系。”董紅亞表示,目前,社會對養老服務業從業者的職業認知較為刻板,存在“把護理員等同于家政人員,把家政人員等同于保姆”的現象。職業保護范圍狹窄,僅包括指導性工資以及一線員工的人身意外保險。行業排班管理制度比較粗放,以護理員為例,排班有365天制、24小時制等,無法保障服務人員的正常生活需求。養老服務業的工作場所屬于壓力型場所,針對壓力型場所服務人員的專業心理疏導及人文關懷較為欠缺。

健全市場機制 促進高質量就業

針對養老服務業吸納就業所面臨的一系列問題,楊燕綏提出:“應當發展養老普惠金融,鼓勵有就業意愿和就業能力的老年人積極就業,促進老年人消費增長和養老服務產業就業吸納能力提升。應當規范非全職就業,鼓勵企業提供適合老齡就業人員的非全職崗位,其社會保險費按照工作小時和工作日累積計算。規范養老基金投資和養老理財服務,搞活老齡人口的資產存量,提高購買力。”

“深化放管服改革,拓展投融資渠道,切實提升養老服務業市場化程度和就業水平。”鄭秉文提出,政府應當以公共采購的辦法對老齡弱勢群體進行兜底,提升政府投入的精準化水平。同時,應當保障民間資本進入養老服務業時獲得與國有資本相同的資源,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擴大社會有效投資。落實減稅降費,對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給予財稅優惠,激發市場活力,提升養老服務業就業水平。

完善職業技能等級認定和教育培訓,有效吸納就業,提升就業質量。人社部職業能力司相關負責人表示:“將大規模組織開展養老服務、養老護理相關的職業技能培訓,在全國技工院校增設養老護理服務相關專業。落實職業培訓補貼、職業技能鑒定補貼及就業創業服務補貼等相關政策。組織修訂國家職業技能標準,推動養老護理專業人才職業技能等級認定。將養老護理人才列入急需緊缺人才培養目錄中,吸引人才在養老服務領域就業創業。”

“同時,應當注重保障養老服務業用工安全,給予充分的人文關懷,強調知識更新,健全褒獎機制,暢通上升通道,提高養老服務業從業者的經濟待遇和社會地位。”董紅亞補充道。(張贏方)

  • 養老服務業
推薦閱讀
国标麻将游戏